神愈(11)

在我追求医治的这两年里,我花在祷告的时间上显著增加。不是因为我害怕如果不这样祷告,神就不医治我——事实上我为疾病得到医治祷告的时间很少,往往只是几句话,不断提醒神要履行承诺。

之所以在祷告中劬劳,因为我知道祷告是信徒事奉神的重要方式。

约翰福音14:12 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些更大的,因为我往父那里去。13 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甚么,我必定成全,使父在子的身上得着荣耀。这两节经文说相信耶稣的人藉着信心和祷告可以比耶稣做更大的事情,但事实上这些事情是耶稣自己做的(13节)——通过相信他的人祈祷做成。全能的耶稣等待着信他的人用祷告来推动福音和教会的工作——这包括基督徒个人生命的成熟。

 

十一、神愈的目的

神医治的条件和目的是一样的,那就是人对神的敬拜与事奉。

路加福音17:11 耶稣往耶路撒冷去,经过撒玛利亚和加利利的边境。 12 他走进一个村庄,有十个痲风病人迎面而来,远远地站着, 13 大声说:“主耶稣啊,可怜我们吧!” 14 他看见了,就对他们说:“你们去给祭司检查吧。”他们去的时候就洁净了。 15 内中有一个人见自己已经好了,就回来大声颂赞 神, 16 在耶稣脚前把脸伏在地上感谢他。他是一个撒玛利亚人。 17 耶稣说:“洁净了的不是有十个人吗?那九个在哪里? 18 除了这外族人,再没有一个回来颂赞 神吗?” 19 耶稣就对他说:“起来,走吧,你的信使你痊愈了。

耶稣医治了十个长大麻风的病人,但只有一个回来感谢他。圣经为什么要记录这个故事?因为回来感谢耶稣是神对这十个病人的期望。神期望人向他感恩。

感恩不只是来说一句谢谢,而是天天来向神说谢谢——这不一定是言语上,而是心灵深处有声无声的感谢。

只是得到医治的人应该天天感恩吗?不是,受造的人每天都从造物主得到恩惠,阳光、雨露、空气,健康、父母、配偶、儿女……所以,每天都应该感恩。

坦白地说,在我明白医治以前,我没有这样深深地感恩。但是当我在经历医治的路程中,我从心底向神感谢——我从前要死了,神逆转了这个过程。

如果你是身体健康的人,你不需要得到医治才这样感恩的,因为你从前也是要死的,更确切地说是已经死了——我说的是灵性上的死——神让你活过来了,给你永生的盼望,难道你不应该天天感恩吗?

当我感悟到这,我向神祷告:神啊,人真地不怎么明白你的恩典。我从其得到拯救并没有深深感恩,现在经历身体的医治却如此感恩,难道灵魂的医治比身体的医治是更小的事情吗?

 

旧约圣经关于医治的应许经文都提到医治的条件。

出埃及记15: 26 耶和华又说:“如果你留意听耶和华你 神的声音,行他眼中看为正的事,侧耳听他的诫命,遵守他的一切律例;这样,我决不把加在埃及人身上的一切疾病加在你们身上,因为我是医治你的耶和华。”

出埃及记23:25 你们要事奉耶和华你们的 神,他就必赐福你的粮和你的水,我也必从你们中间除去疾病。 26 在你的境内,必没有流产和不育的妇女;我必使你一生的寿数满足。

无论是医治的条件或者医治的目的,神都希望人来事奉他、听从他的话、向他感谢赞美。这要求不仅仅是对需要医治的人,也是给所有身体健康的人。

每一个相信耶稣、相信神的人都应该事奉神、听从他的话、每天向神感谢赞美。

 

得到医治是一场争战的过程,让赞美成为争战的武器。

神是信实的,他一定会按着他的应许来医治。让所有相信医治的人从第一天开始就来赞美。他的祷告充满赞美,他的心灵浸透着赞美。在赞美声中,我们不仅向神感恩,也向撒旦夸胜。

 

Advertisements

神愈(10)

在寻求医治的过程中,也许每个人都会面对两个挑战。第一,症状;第二,思想。

症状不一定是一直往好的方向减轻,很多时候会反复。每次症状来的时候,魔鬼就会来问:你真相信医治吗?世界上那么多基督徒,相信医治的这么少,你真确定会得到医治吗?

当症状很严重的时候,魔鬼甚至会说:你要死了,你快死了。

甚至当症状显著好转的时候,魔鬼也会说:你的病其实是自己好的,根本不是神医治的。

在这些时候,绝不要和它辩论,只要宣告神的话——我从不说,我相信我的病会好的。我总是宣告圣经上神的话。

 

十、支取神的医治是通过争战得到的

2000年前,耶稣在地上公开服事3年半左右,然后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复活,升天,坐在神的右边(表明他得胜了)。在这3年里,耶稣赶出邪灵污鬼,医治病人。

使徒彼得曾这样说:神用圣灵和能力膏立拿撒勒人耶稣。他到各处行善事,医好所有被魔鬼压制的人,因为 神与他同在(使徒行传10:38)。根据彼得的讲道,神用圣灵和能力膏抹耶稣基督,他医治所有被魔鬼压制的人

在新约圣经中,很多人被鬼附身,表现却是疾病。病人自己和他身边的人不会想到疾病是从魔鬼来的。比如下面这个例子。

路加福音13:11 有一个女人被邪灵附着,病了十八年,弯腰曲背,完全直不起来。 12 耶稣看见了,就叫她过来,对她说:“妇人,你脱离这疾病了。” 13 耶稣用双手按在她身上,她立刻直起腰来,颂赞 神。 14 会堂的主管,因为耶稣在安息日治病,就气忿忿地对群众说:“有六天是应当作工的,你们可以在这六天里来求医,但在安息日却不可以。” 15 主说:“伪君子啊,你们哪一个人在安息日,不从槽那里解开牛、驴,牵去喝水呢? 16 何况这个女人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已经被撒但捆绑了十八年,不应当在安息日解开她的捆绑吗?” 17 他说完了这些话,那些与他为敌的人都惭愧;群众却都因他所行一切荣耀的事欢喜。

这个女人弯腰驼背十八年,这个病实际上是她身上一个邪灵所致。这个邪灵被称为疾病的灵——它的专长就是让人生病。这个女人时常来犹太人的会堂聚会,但是没有人看出她身上有鬼。

 

被魔鬼压制就等同于被邪灵附身吗?首先我们要区别魔鬼和邪灵。魔鬼也叫撒旦,是所有邪灵的头领。在撒旦的国度里,有各种级别各种专长的邪灵。被邪灵附身的人,一定是被魔鬼压制,因为魔鬼已经派邪灵占领了那个人的身体。但也许很多人并没有被邪灵附身,但遭受魔鬼所差派的邪灵的攻击,我想这样的人也是被魔鬼压制的。

在新约圣经中,耶稣医治了许多的病人,每个病人都是被魔鬼压制的吗?我不敢自作聪明地回答是或者不是。按照许多有医病赶鬼能力的人的说法,有很多病是与魔鬼有关系的,比如癌症、精神疾病、免疫系统疾病、神经系统疾病。我想他们说的是有道理的。

这些疾病都非常难治,人体的正常机能无法修复病态,很可能是魔鬼的破坏超过身体修复的范围。

马可福音记载了一个故事。 耶稣一下船,就有一个被污灵附着的人,从墓地里迎面而来。 那人经常住在坟墓中间,从来没有人能绑住他,甚至用锁炼都不能。 曾经有很多次,人用脚镣和锁炼捆绑他,锁炼却被他挣断,脚镣也被他弄碎,始终没有人能制伏他。 他昼夜在坟墓里和山野间喊叫,又用石头砍自己。(马可福音5章)

邪灵比人强大。一个被鬼附的人有超自然力量,这力量是邪灵给他的,用人的身体表现出来。人不是邪灵的对手,如果被它攻击,胜算很小。当专长为导致疾病的邪灵来攻击人时,即便它没有占据这个人的身体,仍然可以发挥破坏性。

有些疾病是在纯自然界范畴里——比如感染上病毒,发烧了。有些疾病却不是在纯自然界范畴,魔鬼使用各样手段来攻击人,比如邪灵的攻击,比如细菌病毒。

《约伯记》记载了神许可魔鬼攻击约伯。 耶和华对撒但说:“好吧,他在你手中,不过,要留存他的命。” 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击打约伯,使他从脚掌到头顶都生了毒疮。 约伯坐在灰烬中,拿瓦片刮自己。(约伯记2章)

从旁观者来看,约伯生了一身的皮肤病,仅此而已。但圣经说,撒旦击打约伯。

面对疾病,不仅医生完全是从自然界的范畴来考虑,多数基督徒也只从这个范畴来考虑。

我认识一个弟兄。他曾经给一个晚期肝癌病人按手祷告。当他回到家睡觉醒来时,他发现身边躺了一个人。他还以为他哥哥来了,问他说,你怎么来了。那人没有回答,后来就不见了。这个弟兄在接下来一个星期里完全无法祷告,连开口都不行。但奇妙的是,那个肝癌病人的病却好了。这个弟兄邀请很多基督徒为他祷告,一个星期后他也正常了。

对人而言,所见的是物质的世界,我们以为只有物质的世界才是真实的。实际上,眼睛看不见的属灵的世界更加真实,这是神与魔鬼的世界。基督徒要知道自己处在魔鬼的攻击之下,如果我们随便、无知、放纵,就是把自己放置在魔鬼的枪口之下了。

我们需要辨认什么病一定是魔鬼的攻击带来的吗?我以为没有必要。医治是神的旨意,任何病都应该支取医治。但诸如癌症、精神疾病、免疫系统疾病、神经系统疾病这些疾病很可能与邪灵有关,所以寻求医治过程中的灵界冲突可能更加剧烈,所以守住自己的信心是关键中的关键。

每次支取神的医治都是争战的过程。当基督徒开始明白医治的道理后,他会明白圣经上的很多其他道理。在这以前,这些道理都是隐藏的、是陌生的。明白医治的道理是一回事,成功支取医治是另一回事。魔鬼已经准备好来极力拦阻他取得医治,他只有随时倚靠耶稣基督才能得胜。

主耶稣对门徒说,你们要住在我里面。很多信徒一会儿住在基督里,一会儿住在世界和肉体里。执着的信徒要追求的是完全住在基督里。

 

 

神愈(9)

推荐2本教导祷告的书,一本是Andrew Murray的“With Christ in the School of Prayer”《在基督祷告的学校里》;另一本是Wesley Duewel的Mighty Prevailing Prayer《得勝再得勝‧震撼世界的祷告》。

祷告是一件享受的事情,祷告也不是一件享受的事情。如果那天我进入祷告的状态了,我觉得祷告很享受;但有些时候我怎么也找不到开口祷告的状态(如果硬要祷告,比嚼蜡还难受),于是我就闭口安静默想了。

九 支取神愈的第二步——祈祷

当一个信徒真相信医治是神的旨意后,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祈祷,在祈祷的同时他要时刻防备魔鬼来动摇他的信心。

第一种祷告是教会的祷告。雅各书5: 14 你们中间有人患病吗?他就应该请教会的长老来,让他们奉主的名为他抹油祈祷。 15 出于信心的祈祷,可以使病人康复,主必叫他起来;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 16 所以你们应当彼此认罪,互相代求,这样你们就可以痊愈。义人祈祷所发出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雅各教导说,如果有人患病,就请教会的长老(复数)为他抹油祈祷。这里复数的长老代表教会。主耶稣把权柄给教会,长老是使用权柄的教会代表。

不过,这个命令在福音派教会基本无用,因为大部分的牧师长老并不相信医治。

雅各说,出于信心的祈祷,可以使病人康复,主必叫他起来 按照新约教导,有两种信心,一种是圣灵的恩赐(歌林多前书12章),这种信心是圣灵赐给一个人的,不是任何人都有;第二种信心是从神的话得来的信心。“信心从听道来,听道从基督的话来”(罗马书9:17)

多数福音派教会的长老不相信医治是神的旨意,所以他们很少为人抹油祈祷,即便为人抹油祈祷,也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

雅各在这段经文的吩咐,或许同时要求患病的人自己有信心——祈祷抹油的长老和患病的病人都要有信心。

如果教会的长老不信医治,和几个相信医治的信徒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也是好的。

 

第二种祷告是病人自己的祷告。按照我个人的理解,这种祷告会比第一种的力量要小,因为毕竟是一个人的祷告。当教会同时使用主耶稣给的权柄时,力量应该比一个人大。但力量小也没有关系,拉锯战的时间久一点,但最后还是能达到医治的目的。

约翰一书5:14 如果我们照着 神的旨意祈求,他必听我们;这就是我们对 神所存的坦然无惧的心。15 既然我们知道他听我们的祈求,我们就知道,我们无论求甚么,他必赐给我们。

马可福音11:22 耶稣回答他们:“你们对 神要有信心。23 我实在告诉你们,无论甚么人对这座山说‘移开,投到海里’,只要他心里不怀疑,相信他所说的一定能够成就,就必给他成就。 24 所以我告诉你们,凡是你们祷告祈求的,只要相信能够得到,就必得到。(“相信能够得到”是过去时,就是当你相信医治是神的旨意后,你就已经得到医治了——医治已经从神的宝座出发了,在路上了,到达你这里还需要点时间——后面的“就必得到”是将来时,那时你就真得到医治了)

信心和祷告的力量是那样强大,难怪雅各说,义人的祈祷是大有功效的。

 

个人祈祷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可能是半年、一年、两年、甚至更久。

路加福音18:1耶稣对他们讲一个比喻,论到人必须常常祈祷,不可灰心。 他说:“某城里有一个法官,不惧怕 神,也不尊敬人。 那城里有一个寡妇,常常来到他那里,说:‘求你给我伸冤,使我脱离我的对头!’ 他多次不肯,后来心里说:‘我虽然不惧怕 神,也不尊敬人, 只是因为这寡妇常常来麻烦我,就给她伸冤吧,免得她不断地来缠扰我。’” 主说:“你们听听这不义的法官所说的话吧。 难道 神不会为昼夜呼吁他的选民伸冤吗?难道 神会耽误他们吗? 我告诉你们,他要快快地给他们伸冤。然而人子来的时候,在世上找得到这种信心吗?”

然而人子来的时候,在世上找得到这种信心吗?——这实在是我们的写照。很少人懂得信心的道理,所以很少人会持之以恒地祈祷。

祈祷需要坚持不懈。没有人会为他没有把握的事情坚持不懈祈祷,只有信心才能给人这样的动力。

补充:

从美国著名的奋兴布道家Charles G Finney开始,根据许多祷告大师的教导,凡是从信心出发的祷告都不能加上“如果是神的旨意”,我觉得这是合理的。如果我们加上这句话,表明我们并不清楚神的旨意是什么,如果我们清楚了,我们何必画蛇添足加上“如果是你的旨意”呢?

 

神愈(8)

从我开始相信医治是神的旨意以后,我时常在信心中生活。我做过最“大胆”的事情,就是一边祷告一边开车。我的颈椎病确实不适合开车,每次我必须在祷告中才能开车。A. B. Simpson说,信心要带来行为。我应用他的话过头了点,应用到开车上去了。但是我却没有后悔过,我也没有出过车祸。我想,我是用自己的生命来验证所相信的教义。

 

八、唯有信心才能支取神愈

在西方,如果你不是灵恩教会的会友,你很少听到医治,甚至从来没有听过医治。这不代表基督徒不为疾病祷告。不,他们祷告,甚至有时为自己为亲人苦苦哀求,但神总是好像没有听到。最后,我们说,这是神的主权,我要在疾病中喜乐,虽然他不医治我。

我也曾苦苦哀求过。从2008年以来,我哀求的次数并不少。但是,我的病不见好只见差。中国教会在医治的教导上这样说,如果神要医治你,他会给你特别的话,只有当你得到特别的话,你才会被医治。这样的例子有,台湾的吴勇长老在30岁得了晚期大肠癌,医生打开肚子后直接就缝回去了(手术都做不了)。他的3岁女儿有一天说了以赛亚书先知的一句话“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熄灭”。他相信神会医治他,拖着病体开始去传福音了,后来果然神医治了他。

这样的例子很好,但是这样的例子无法给我以安慰,因为我不是吴勇。2015年7月,当我藉着前辈们的书明白和相信神是医治者,他愿意医治我的疾病后,我就凭着信心祷告、凭着信心生活。与我期望相符的是,果然我的身体在逐渐好起来。

为什么从前我苦苦哀求,神不医治?为什么我如今在没有得到医治的时候,仿佛自己已经得到医治而每天感谢赞美,神果然医治呢?区别就在于信心。

哦,宝贵的信心,感谢神赐予信心!

什么是信心?

新约希伯来书11: 没有信,就不能得到 神的喜悦;因为来到 神面前的人,必须信他是,并且信他会赏赐那些寻求他的人。

没有信心,就得不到神的喜悦。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他是。他是神,他是全能的神;他是耶和华以勒;他是耶和华医治者;他是耶和华得胜的旌旗;他是耶和华我们的平安;他是耶和华我们的牧羊人;他是耶和华我们的公义;他是耶和华与我们同在的神。

在医治的问题上,有几种信心。第一种,我相信神愿意医治;第二种,我相信神可能医治可能不医治;第三种,我相信神不医治。虽然在理论上有三种可能,在实际操作中,只有两种可能,因为相信神可能医治可能不医治,最后无信心可言。

希伯来书11:信就是对所盼望的事的把握,是还没有看见的事的明证。

信心就是在一个人还没有看见、还没有经历的时候已经相信他必定会看见,必定会经历。基督徒怎样可以有信心?因为神说了。当我们说“经上如此写着”,只要我正确理解经上那句话,藉着我的信心,神一定会照着他的话做。

旧约圣经很多处的经文说,耶和华的慈爱高及诸天,他的信实上达穹苍。这句话不是用来恭维的,而是实实在在神的写照。只要我们相信神如此说,他必定如此行。

马可福音记载了耶稣平静风浪的故事。4:35 当天黄昏,耶稣对门徒说:“我们渡到海那边去吧。” 36 门徒离开群众,耶稣已经在船上,他们就载他过去,也有别的船和他同去。 37 忽然起了狂风,波浪不断地打进船来,舱里积满了水。 38 耶稣却在船尾靠着枕头睡着了。门徒把他叫醒,对他说:“老师,我们要死了,你不管吗?” 39 耶稣起来,斥责了风,又对海说:“不要作声!安静吧!”风就停止,大大地平静了。 40 然后对他们说:“为甚么这样胆怯呢?你们怎么没有信心呢?” 41 门徒非常惧怕,彼此说:“这到底是谁,连风和海都听从他?

主耶稣为什么责备门徒小信?当耶稣对门徒说,我们渡到海那边去吧。当他这样说了,难道海浪能够拦阻他不到海的那边?难道他们的船会沉下去?

信心就是相信神说了什么,他一定照着做。

前面我所写的,无非是帮助人产生对神医治的信心。唯有信心能够支取神的医治。

保罗在提摩太后书2:15 你应当竭力在 神面前作一个蒙称许、无愧的工人,正确地分解真理的道

神的话需要注释,需要正确的分解。医治的道理也不例外。只有当人在神的话语中确实得到扎实的信心,才能启动医治。

就我自己而言,我时常宣告“主耶稣担当了我的软弱,背负了我的疾病(过去时态)”。先知以赛亚书和马太福音都是过去时态,这是主耶稣已经为我做成的工作,如今我只是相信而已,藉着相信让主在我身上医治。

我虽然宣告的只是这一句经文,但是背后支撑这句话的却是整全的神愈的教义。在这个教义中,我相信耶稣担当了我的软弱,背负了我的病患。既然主耶稣担当了,我就不需要担当;既然主耶稣背负了,我就不需要背负。

神愈,不是在自然界领域操作。我的颈椎病无药可医,是神把基督做成的医治工作施行在我的身上。这是信心的领域,是超自然的领域,是神自己的领域。

如果有人想要支取神的医治,他就必须得有绝对的信心。Murray/Simpson/Bosworth都说,要fully persuaded。如果你没有确实的信心,最好不要尝试。

 

 

 

神愈(7)

早在2011年,我就尝试着读过A. B. Simpson的书《The Gospel of Healing》。这不是一本容易读懂的书,所以读完了以后我对神愈没有信心。

2015年7月,我偶然在Amazon上收索到F. F. Bosworth的书《Christ the Healer》。在我所读过的若干本关于医治的书,这本是写得最清楚的。此外,我还读过Andrew Murray的《Divine Healing》,这也是我喜欢的书。灵恩背景的作者写了很多这方面的书,但我还是喜欢Bosworth与Murray的书。

Andrew Murray在《Divine Healing》这本书里说,对于寻求医治的人来说,最后他们会发觉得到医治是一件小事,而更重要的是他们对基督的认识将有一个飞跃。我认同他这句话,我的医治之旅带领我认识信心、祷告、属灵争战、圣灵的工作、基督徒思想等重要领域。

 

七、从圣经中的祷告看医治

你到 神的殿,脚步要谨慎;近前聆听,胜于愚昧人献祭,因为他们不知道所作的是恶的。  在 神面前不可冒失开口,心急发言,因为 神在天上,你在地上,所以你的言语要寡少。(传道书5:1-2)

祷告是一个严肃的话题。在这里,我并无意要恐吓初信主的弟兄姐妹。初信主的时候我们学习祷告,学习中间免不了犯错。基督徒一生都在学习祷告,生命的成熟体现在祷告的成熟。可惜,很多信徒信主一辈子,祷告仍然像初信的婴孩一样。

祷告是一个严肃的话题,是一项需要身心巨大投入的属灵操练。首先是时间的投入,不仅是祷告的时间,更需要时间来熟悉神的话语以明白他的旨意;此外还需要身体和思想精力的投入;最后祷告的人如同教会的牧羊人,一定会被撒旦攻击,这是另一种投入。

祷告的人首先要知道神的旨意,照着神的旨意祈求才是有意义的祷告。

雅各书4:你们放纵贪欲,如果得不到,就杀人;你们嫉妒,如果一无所得,就打斗争执。你们得不到,因为你们不求; 你们求也得不到,因为你们的动机不良,要把所得的耗费在你们的私欲上。——按照从自己肉体来的欲望祷告无非是浪费时间。

约翰一书5:14 如果我们照着 神的旨意祈求,他必听我们;这就是我们对 神所存的坦然无惧的心。15 既然我们知道他听我们的祈求,我们就知道,我们无论求甚么,他必赐给我们。——照着神的旨意祈求,神必赐予。

神在圣经中教导我们要照着神的旨意祈求——既然如此,圣经中那些关于医治的祷告透露给我们什么信息呢?

诗篇6:耶和华啊!求你不要在烈怒中责备我,也不要在气忿中管教我。耶和华啊!求你恩待我,因为我软弱;耶和华啊!求你医治我,因为我的骨头发抖。我的心也大大战栗,耶和华啊!要等到几时呢?耶和华啊!求你回转搭救我,因你慈爱的缘故拯救我。

诗篇38:耶和华啊!求你不要在忿怒中责备我,也不要在烈怒中管教我。因为你的箭射入我身,你的手压住我。因你的忿怒,我体无完肤;因我的罪恶,我的骨头都不安妥。我的罪孽高过我的头,如同重担,使我担当不起。因为我的愚昧,我的伤口发臭流脓。我屈身弯腰,弯到极低,整天哀痛,到处行走。我的两腰灼痛,我体无完肤。我已经疲乏无力,被压得粉碎了;我因心里痛苦而唉哼。主啊!我的心愿都在你面前,我不向你隐瞒我的叹息。

诗篇41:关怀穷乏人的有福了;在遭难的日子,耶和华必救他。耶和华要保护他,使他生存;他在地上要称为有福的;求你不要照着他敌人的心愿把他交给他们。他患病在床,耶和华必扶持他;在病榻中你使他恢复健康。至于我,我曾说:“耶和华啊!求你恩待我;求你医治我,因为我得罪了你。”

旧约圣经的诗篇为什么有3篇是疾病中的祷告?如果神不愿意医治,为什么在诗篇中教导医治的祷告?

使徒约翰在书信中的祝愿——我这作长老的写信给亲爱的该犹,就是我在真理中所爱的。 2 亲爱的,我祝你凡事亨通,身体健壮,正如你的灵魂安泰一样。——大凡人在祝愿的时候无非良好的愿望而已,但使徒在圣经中的这个祝愿是以祈祷的形式给该犹的。深知神的旨意的使徒该不会随便客套吧,而且是在圣经中客套。

反对神愈教义的人会用保罗的例子。歌林多后书12:又因为我所得的启示太大,恐怕会高抬自己,所以就有一根刺加在我的身上,就是撒但的差役来攻击我,免得我高抬自己。 为了这事,我曾经三次求主,使这根刺离开我。 他却对我说:“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

首先这里保罗所说肉体中的刺一定是疾病吗?保罗的刺是撒旦的一个使者来折磨他,是否一定表现为疾病?

第二,即便是疾病,保罗向神恳求拿走这根刺。这个祷告是很了不起的,因为保罗深知神的旨意,他不会随便祷告吧?!他恳求神拿走这根刺,至少他相信神愿意医治。

第三,神不拿走这根刺,为了让保罗保持谦卑。保罗得到的启示太大,他很容易骄傲——保罗也是人,他也有肉体——所以神把这根刺留在他的身上。很多人为了反对医治,就拿着保罗的刺举例,但是多少人需要用这样的形式使他们谦卑呢?难道很多人都像保罗一样得到启示太大吗?

 

神愈(6)

2015年3月,岳父母回中国。4月,我母亲来到悉尼。那时我的儿子刚18个月。根据我的身体,我知道我无法照顾孩子,所以我希望母亲能陪我们住一年。母亲是农民,住在城市里实在不适应,更不要提外国的城市了,所以她到悉尼后不久就想着要回国。

按照我的打算,母亲在悉尼的这段时间,我可以好好疗养。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病情究竟有多糟糕,但人总要往好处想,或许我的身体会好起来呢!为了修养,我在家里几乎什么都不做,洗衣做饭带孩子都是母亲的事情。

7月,母亲到悉尼3个月。有一个晚上,我半夜起床的时候,突然眼前白蒙蒙一片,头晕目眩——颈椎病又一次发作了。大概一个多星期后,我才缓慢地从颈椎病发作中好起来。当时我想,母亲来帮助我,我尚且这样子,要是她回去了,我该怎么办呢?

那时我不仅感觉到无助,更觉得死亡在向我走来——我的颈椎病无法好转,孩子又小,怎么能撑过去呢?我惧怕死亡吗?不怕?怕?我死了后妻子要独自养育孩子,她不是女强人型的,恐怕吃不了这种苦;父母呢?他们供养我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我丝毫不能尽孝。

读圣经这么多年,我从来不知道圣经上对于医治的教导是什么。我所听到的人云亦云的教导都说神有能力医治,但神不一定医治。这样的教导对于生病的人只有一个用处——让他乐观地与疾病相处、乐观地面对死亡。我该花点功夫了!

 

六、从神的怜悯看医治

圣经所启示的神是全然可爱的。如果有人深刻认识神,他定然愿意为这位神舍弃世界上一切的享受来甘心乐意事奉他。

在圣经中,神的慈爱是一个贯穿旧约和新约的主题。他既像一位严厉的父亲,又像一位慈爱的父亲。人间的父亲无法总是兼顾慈爱与严厉,但神的慈爱与严厉完美地并行。

在神的爱中,如果他看见人受苦,就生发怜悯。因为神的爱和怜悯,当人类被撒旦诱惑陷入罪恶的泥沼中,神就来拯救人。在旧约时代,神的选民——以色列人——一次次背叛神,因为他的爱和怜悯,他一直隐忍着忿怒,差遣先知来呼唤以色列人悔改,但是以色列人拒绝悔改。

最后,神差遣他的儿子耶稣来到世界上来拯救以色列人,也拯救外族人。耶稣来到世界上为罪人舍命是神表达他怜悯和慈爱的最高峰,没有比这更能表达神的慈爱了。“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罗马书5:8)“神差他独生子到世间来,使我们藉着他得生,神的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不是我们爱神,乃是神爱我们,差他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约翰一书4:9-10)

厚厚的圣经主要叙述的无非这一点——神爱世界上的罪人,差遣他独生的儿子来拯救。

一个基督徒的生命取决于他对于神的爱认识有多深。

 

神的爱和怜悯与身体的医治大有关系。

很多信徒认为,神对世人的拯救主要是灵魂的层面,身体的疾病是否得到医治并不重要。诚然,任何人的今生都短暂,身体的医治与灵魂的医治相比,灵魂更加重要。但是,这不意味着身体的医治不重要。每一个生病的人都希望得到医治,不然为什么看医生呢?

神关注身体。

在旧约圣经中,大卫逃避扫罗王追杀的时候,到了挪伯的祭司那里。大卫和跟随他的人肚子饥饿,就问祭司有没有什么东西吃。祭司说只有在神面前摆设过的陈设饼,此外没有别的食物。按照旧约礼仪,陈设饼只有祭司可以吃,大卫不能吃。但是因为大卫的饥饿,神破例让大卫和他的人吃了陈设饼。

在新约里,耶稣的门徒在安息日掐麦穗,当时的宗教领袖责备他们,说他们破坏了安息日的条例。耶稣就引用了旧约大卫的例子,告诉宗教领袖,当门徒饥饿的时候掐麦穗并没有得罪神。耶稣甚至说,安息日是为了人设立的,人不是为了安息日设立的(马可福音2:16)——神的诫命是为了人的福乐。

在马太福音里记载了耶稣用七个饼和几条小鱼喂饱四千人的神迹。在他行神迹前,圣经记载——“耶稣叫门徒来,说:我怜悯这众人,因为他们同我在这里已经三天,也没有吃的了。我不愿意叫他们饿着回去,恐怕在路上困乏。”(马太福音15:32)

这些经文说明耶稣关注人的身体——所以认为耶稣关注生病之人的身体是合理的。

马可福音1章记载了耶稣医治大麻风病人的故事。“40 有一个患痲风的人,来到耶稣跟前,跪下求他说:“如果你肯,必能使我洁净。”41 耶稣动了怜悯的心,就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 42 痲风立刻离开了他,他就洁净了。 ”(马可福音1章)

耶稣看到这个长大麻风的人动了怜悯的心。为什么他对你我的病不动怜悯的心呢?

 

 

 

 

神愈(5)

2014年1月29日,农历除夕的前一天。那天晚上,我岳父母吃完晚饭后出门散步,回来的时候岳父被车撞倒,导致严重的颅脑外伤。他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住了一个月,动了3次手术,手术清醒后胡言乱语地又好几个月。

那时我的儿子才满3个月,既要学习又要照顾老的和小的,本来我瘦弱的病体完全不堪负荷。我的肠道激惹本来一天只吃一粒药,到后来连3粒也控制不了症状。

9月份,我和太太带着孩子去阿德莱德旅游。回程在机场候机的时候,我打开iPad只看了3秒钟,突然觉得眼前一片白蒙蒙——颈椎病影响了我的眼睛供血。在这之前,我的眼睛早就有症状了,强光下的刺痛是经常的,但是这么严重的白蒙蒙一片还是第一次。我急忙叫我太太用手帮助我拉脖子。那时准备登机了,我稍微好点后就抱着孩子上了飞机,回来的时候孩子还偏要坐在我腿上。我不知道神是怎么帮助我的,我只知道我们一家平安回到了悉尼。

 

五、再从基督的代赎看医治

在旧约圣经《利未记》26章和《申命记》28章中,摩西警告以色列人如果他们不遵守神的律法,神将把咒诅加在他们和他们的子孙身上。

申命记28章非常详细地罗列这些咒诅,有饥荒、瘟疫、战争、疾病(包括精神病)……在身心疾病方面的咒诅包括:

27 “耶和华必用埃及人的疮、痔漏、牛皮癣、红疹打击你,这是你不能医治的。 28 耶和华必用癫狂、眼瞎、心乱打击你;

35 耶和华必用毒疮打击你的双膝和双腿,由踵至顶,使你无法医治。

 59 耶和华就必使你和你的后裔遭受奇灾,就是大而长久的灾,毒而长久的病。 60 他必使你惧怕的埃及人的各种疾病都临到你身上,紧紧地缠着你。 61 又把这律法书上没有记载的各样灾病,都降在你身上,直到你被消灭。

65……耶和华却必使你在那里心中发颤,眼目憔悴,精神颓废。 66 你未来的生命必悬而不定;你必昼夜恐惧,生命难保。 67 因你心里的惧怕惊恐和你眼中看见的景象,早晨你必说:‘但愿现在是晚上!’晚上你必说:‘但愿现在是早晨!’

 

这些咒诅看上去与以色列之外的外族人没有关系,其实不然。

使徒保罗在加拉太书说,13 基督替我们受了咒诅,就救赎我们脱离了律法的咒诅,因为经上记着:“凡挂在木头上的,都是受咒诅的。”14 这样,亚伯拉罕所蒙的福,就在耶稣基督里临到外族人,使我们因着信,可以领受所应许的圣灵(加拉太书3章)。

根据这两节经文,当神向以色列人宣布律法,并宣告违背律法的咒诅时,这律法和咒诅不仅适用于以色列人、也适用与外族人。好消息是基督替我们受了咒诅,把我们从律法的咒诅下赎出来。

律法的咒诅不只在一代人身上有效。根据出埃及记33:6耶和华在他面前宣告说:“耶和华,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神,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7为千万人存留慈爱,赦免罪孽、过犯,和罪恶,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律法的咒诅要延续3至4代。

强盗的儿子很可能是强盗。从遗传学和社会学上来,他的基因以及他的后天环境让强盗的儿子仍然做强盗;从律法的咒诅来看,父亲的罪影响儿子,而且要影响3至4代。如果我们仔细算一算,4代的祖先将有几十到上百人之多。这就是说,在我以前的几十到上百人的罪恶会影响我,他们所受的咒诅会延续到我的身上。唯一的解除这些咒诅的方法是相信耶稣,他为我承受律法的咒诅,我不再需要承受这些咒诅。

如果我的疾病是从律法的咒诅而来(谁能说得清是或不是呢),为什么我要承受咒诅而继续生病呢?

这对生病的信徒是好消息吗?至少对我是。我之所以寻求神愈(神的医治),缘起于我在Google读到一篇医治祷告文里引用了加拉太书3:13-14。那时我想,既然基督为我承受了咒诅,为什么我要承受疾病呢?

那信徒的病自动就会好吗?没有那么简单。基督为我们承受了咒诅,将圣灵赐给我们。这是神赐给我们最好的礼物——救恩是最好的礼物,但圣灵是救恩的执行者。疾病要得到医治需要圣灵的能力在我们的身体中运行。